淸烟的无名

It is me for sure!

今天有个小可爱问我的微博
真的非常感动了!

不知道为什么搜不到我的微博

就发个二维码,欢迎勾搭

微博是用来发车的哈哈哈

感谢喜欢我的小宝贝(爱你哟)

【堂良】突然发情ABO生子(08)结局啦

前文合集点这里哦(爱你们)

http://qingyandewuming.lofter.com/post/1d0ad27e_eecce854

军训明天就要结束啦,想着这个结局也拖了好久了

再短的文也要个结局嘛(比心心)还有一个番外嘻嘻

希望大家可以喜欢!喜欢的话可以给我小心心和小蓝手嘛(爱你)

因为我这样渴望幸福,所以希望你们幸福。

十月怀胎,瓜熟蒂落。自从九良月份越来越大之后,孟鹤堂在家的日子就多了,但是临近封箱事情多,少不得离开家里去园子里准备。九良在家里闲不住,坚持要跟着去院子里帮忙监督。我们九良老师的原话是:“你个队长都被架空了,没有我怎么行呢?”对此孟被架空七队队长鹤堂无言以对,只能把因为怀孕软软的人抱住了,霸道地夺了人的呼吸“还不是你带头的...”

七队的小封箱总是很能闹腾,毕竟都是年轻人花样也多。而且这次的封箱一年之期已满,梅九亮归队,更是喜事一桩。对于老秦终于也有人腻腻歪歪的秀恩爱行为,来自不想自己媳妇儿过早结束产假的逐渐掌握七队实权的队长。孟鹤堂只有一句忠告,秦霄贤你要是敢不带套把梅九亮弄怀孕了再请假你就等着封箱吧。

     孟鹤堂架不出九良的糖衣炮弹,今天孟鹤堂起了一个大早就是为了趁九良没醒自己先去七队,省的这个祖宗要跟着。他轻手轻脚的放开了人手上的腰,月份大了,周九良的腿肿的厉害,肚子的分量不小,晚上也睡不踏实。孟鹤堂本来给他买了一个怀孕用的抱枕,让他缓解腰酸背疼,本来挺好的,可九良用了几天就开始嫌弃了,理由是没有体温占地方。孟鹤堂想了想天气越来越冷,虽然屋里有暖气,但是照他家祖宗那个睡觉方式,孟鹤堂一天要起来看他好几次,加上自己这几天没了因为怀孕体温偏高所以暖呼呼的人抱在怀里也没睡好,也就答应了。

     可他一放手,怀里的人就醒了,说来也奇怪,从前怎么也不肯醒的,他现在一起床九良就能揉着眼睛眯着眼睛看他,“孟哥...大早上的去哪?”孟鹤堂笑着低着头吻了他一下,“我去买早饭,你不是想吃豆花吗?”九良迷迷糊糊地又点点头,又睡着了。

完了又是这个样子,孟鹤堂的逃出计划又一次因为早上起床太可爱的九良宝宝失败了。孟鹤堂认命地买完早饭端进屋里,支起了小桌子,把被子里的祖宗半扶半抱的弄起来在床头的软枕上靠好,在吃早饭之前还要用热毛巾给人擦脸擦手。孟鹤堂一边看着九良表情呆滞的吃着早饭一边给他揉着浮肿的腿,心里不禁感叹,得了这辈子是栽在他身上了。

“孟哥,你想什么呢?”九良终于清醒了一些,拍了拍身边发呆的人。因为最近孩子已经入盆了,九良的胃口也好了不少。孟鹤堂听见他的声音笑着摇摇头,“啊...没想什么,吃完了吗?”然后站起来把吃完的餐具收起来,等他出去没一会儿转身回来就发现床上的人已经站起来自己套上了外套,“你干什么”孟鹤堂赶紧跑过来,扶着他在床沿坐下,嘴上数落着,“你急什么,要起来穿衣服叫我就好了,小心点”

“孟鹤堂,知道的说我是怀孕了,不知道以为我生啥大病了”周九良撇撇嘴,心里有点美,但是还是嘴上嫌弃孟鹤堂大惊小怪,“呸呸呸,你别以为我不敢打你”随着和小家伙见面的日子越来越近,孟鹤堂越来越紧张,什么事情都小心翼翼的。

“你打啊,你打啊”九良挺了挺肚子,朝孟鹤堂挑了挑眉,突然翅桶地弯下腰捂着肚子“得得得,你们爷俩我都忍不起”周九良埋怨着,手里揉了揉腰,低着头抚摸着孩子踹痛的地方,“恩...”“怎么了?踢你了?疼吗?”孟鹤堂皱着眉,扶着他的腰把人搂进怀里,轻轻安抚着孩子,“你今天就别去了,封箱不知道要闹到多晚,天凉,动的这么厉害,你现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要生的”

“我不放心,再说了你不在家我也害怕”九良怀孕之后各色的书被孟鹤堂也看了不少,但总归日子越来越近,心里总不踏实。孕后期的假性宫缩总是骗得初为人父的两个人团团转,现在也适应了一些,可是什么事都是会有狼来了的故事。

孟鹤堂一想也觉得放九良一个人在家不踏实,那么多次假性宫缩,小家伙总不至于专挑封箱的日子出来。孟鹤堂想好了就收拾了东西带着人赶去了小园子,封箱还有一堆的事情要安排,孟鹤堂把人安顿好了,就转身忙去了。队长夫人哪有人敢怠慢,个个排练的空隙都鞍前马后地伺候着。周九良一边坐在沙发上吃着孟鹤堂准备的零嘴,一边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腔。

周九良今天总觉得有点不对劲,从前只是痛一下的功夫,今天持续的有点久了,而且一次比一次长,还有规律。一开始只感觉是孩子动的厉害了一点,后来等到需要他攒着衣角,咬着唇才能忍过去的时候他也知道是要生了。

周九良拿出手机看了一眼,七点十分了,还有二十分钟封箱就开始了,正想着要不要告诉孟鹤堂。他抬起头迎面正看到走过来的孟鹤堂,孟鹤堂刚换好了衣服化了妆,整个人看上去神清气爽,但是周九良知道他孟哥脸上擦了多少粉为了遮这几天的黑眼圈,一个人两头跑,忙着封箱又要照顾自己,自己也帮不上什么。“怎么样,好点了吗?还疼?”孟鹤堂勾着嘴角,坐在他身边,趁着后台的人都忙着换衣服在人唇上偷了一个香。

虽然两个人早什么没羞没臊的事都做了,在其他人面前亲亲我我也不是一次一两次了,可是周九良还是对这些事害羞的不行。

“没事了,你快去准备吧”周九良笑了笑,催着孟鹤堂去做准备。“得,你好好歇着一会儿回家给你做宵夜”孟鹤堂笑着呼噜了一把他的头,站了起来。等着孟鹤堂走出了视线,周九良刚松了一口气,又被一阵阵痛打乱了心跳,他低着头用了点力气摸着肚子,“你消停点”轻轻念着,孩子好像也听得懂一样,稍微减少了一些动作。九良等着阵痛过去,撑着身子站起来,扯过了刚路过和梅九亮手拉手的秦霄贤的胳膊,“快,送我去医院,我要生了”

秦霄贤愣了愣,实力懵逼,第一反应是大叫孟鹤堂,可是他还没来得及喊出口,就被周九良掐住了手,“别喊...”还好孟鹤堂站的远没有听到这里的动静,马上就要上台了,

梅九亮连忙扶住站不太稳的九良“哥你还行吗?不告诉孟哥啊”周九良摇摇头,“你们先送我去吧,不能耽误了开场,一会儿再告诉他”两个人又劝了没办法,秦霄贤只好让梅九亮扶着九良慢慢出来,一个人拿了车钥匙就去开车。

孟鹤堂一下了台,下意识地找人,沙发上没有,秦霄贤和梅九亮也找不到了,正想着张九泰拿着手机跑了过来“孟哥,快走吧,九良要生了,在医院了,老秦和九亮在”说着拽着愣住的孟鹤堂就往外跑,两个人也顾不上什么换不换衣服的就往医院赶。

一路上孟鹤堂反应过来就开始碎碎念,张九泰看他紧张的手都颤抖了也不敢让他看车,认命地当着车夫听他碎碎念,“怎么不告诉我呢,他肯定一早就开始疼了...”

孟鹤堂准备了一路的问题,想着到了医院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周九良,蹬鼻子上脸,这么大的事情都干不告诉自己。可是一到医院,孟鹤堂隔着玻璃看着躺在产床上痛的呻吟的人,一句话都问不出来了,所有的话都堵在了喉咙里,只感觉鼻头发酸。直到护士拉着他去消毒才勉强回过神,从消毒室到产房的路明明那么短,孟鹤堂却觉得无比漫长。

他恨不得插了翅膀飞到周九良身边,握住他的手,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孟鹤堂在护士的指引下快步走进了产房,握住了九良的手。九良看见他过来微微笑了笑“孟哥...”很快脸上浅浅的笑容就被下一阵阵痛打破了,“我在...”孟鹤堂俯下身子亲了亲九良汗湿的额头,九良感觉到额上凉凉的,不同于汗的液体就知道他眼窝浅的孟哥又哭了。

没过一会儿,两个人温馨的气氛也被孩子想要见见两位父亲越来越努力的冲刺打破,实在痛的狠了,九良也忍不住爆了粗口“孟鹤堂,你妈的,都怪你,我再不生了”原来伶牙俐齿的德云七队队长孟鹤堂也只能唯唯诺诺地给人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好好好,就生一个...再努力一下,马上就好了”

度过了漫长的几个小时,深夜伴随着响亮的一声啼哭。小家伙终于在父亲的努力和期盼中来到了人世,孟鹤堂来不及看一眼孩子,低下头在九良已经咬出血丝的唇上印下一吻,“辛苦你了”然后得到了疲惫不堪的一声呢喃“恩...”

 

突发奇想玩了半世界之旅
我穿越变成了一个少年
宁大侠说他不知道什么是女人
那么问题来了
他们原来是怎么谈恋爱生孩子的呢
突然兴奋!

本来说七夕把突然发情更完的……
结果突然住院,太吓人了……

【堂良】突然发情(07)第二辆车!

这个小短片里的第二个车啦O(∩_∩)O哈哈~

希望小可爱们喜欢

前文链接

http://qingyandewuming.lofter.com/post/1d0ad27e_eecce854

我最近又有点飘了,看了相声有新人激情填坑。

我还能再战!

在家里待得长毛的九良打算找点事情做。那天两个人躺在床上,九良侧躺着看着孟鹤堂“孟哥,我明天和你一起去社里吧”“太冷了,而且晚上太晚了”孟鹤堂有一百个理由让他待在家里,“那我自己回来”孟鹤堂在他肚子上摸了一下“你现在又不能开车,晚上坐地铁多冷啊”

周九良见他不答应,打开了他的手“怎么了这是”孟鹤堂忙放下手机,把人搂进了怀里“家里待腻了?”九良撇过头不理他,低着头手在肚子上打转“那明天返场的时候你唱个歌吧”九良听了这话,索性给他一个肘击“你这埋汰我呢”“我哪敢啊,你弹弦,我唱歌得了吧”孟鹤堂捂着胸口“你这谋杀亲夫呢”“你活该,既然你让我去弹弦,我就勉为其难答应了吧。”

说着扯过被子闭上眼睛就要睡了,“我都答应了,你还不得给我点报酬”孟鹤堂的手在被子里轻轻摸着他的腰,“你干嘛”长久没有亲密接触,这一下撩拨就有点动情,九良扭了扭身子象征性地挣扎了一下“要报酬啊”孟鹤堂笑着吻上他的唇。

车车车(直接点开!刷开上车)

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可爱们,想要小红心和小蓝手

期待评论!

【堂良】突然发情(06)

本来刚被一位太太评论后,信誓旦旦说要日更的 ̄□ ̄||

结果感冒了几天,文章也卡了,车可能要(07)了

目录(直接点开哦)

如果大家喜欢就给我一个小红心或者点个赞吧!期待评论哦么么哒

有句话叫“老婆孩子热炕头是人生一大乐事。”已经三十岁的孟鹤堂最满足的时候大概就是早上醒来,九良还在怀里会周公,无意识地往他怀里钻。大早上的孟鹤堂玩心一起,撑起头看着怀里还睡得云里雾里的九良,低下头亲吻着他的唇,再到眉眼。九良在梦里感觉脸上痒痒的,睁不开眼,只是眨了眨眼睛。

说相声的难得早起,要是早起那肯定是有要紧事。毕竟头一天晚场结束回家都快要一点多了,再年轻的人也要睡到个八九点吧,那还是年轻人没有深夜活动的时候。大清早被被窝里的手弄醒了的九良满肚子的不爽。

九良抬起手无意识的挥了挥,孟鹤堂笑着抓了他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一口。看他又睡着了,才又开始使坏。他隔着被子抚摸九良微微隆起的肚子,在肚脐边打转,突然感觉手被踢了一下,隔着被子动静很小,孟鹤堂楞了一下以为是错觉,又试探的移了移手放在下腹部,这次他直接探了进去,手掌贴在肚皮上,清楚的感受到了孩子的动静。微凉的手掌,让九良慢慢清醒过来,他睁开了眼睛,伸手抓住了孟鹤堂的手“大早上的,做什么妖呢”孟鹤堂没有回答,只是抬起头亲了亲九良的唇,九良嫌弃地推开了他”还没刷牙呢”他这个时候才感觉到孟鹤堂有点不对劲,他手心里有汗,还微微颤抖着,孟鹤堂反握住他的手,放在他的肚子上“我刚刚感觉到孩子动了”

九良感觉手心的位置有点轻微的动静,他转头看着孟鹤堂大大的笑脸,也忍不住笑了。然后他主动凑了上去,两个人交换了一个亲吻。

孩子带给我的快乐,怎么也比不上你。

自从孩子会动之后,孟鹤堂的日常又多了一件事,早上起来先和小家伙打个招呼,晚上睡觉说个晚安,孩子就踢一脚作为回应。一开始他也很开心看到这种温馨的场面,但是后来周九良也不胜其扰,因为这小家伙越来越有力气,踹的是自己啊。终于在一天,他忍不住把孟鹤堂贴在肚子上的头推开了“去去去,一边去,你这玩高兴了,小祖宗踢的可是我”孟鹤堂讨好的把人搂在怀里“我这不是第一次当爹,兴奋嘛”

孟鹤堂惯用的哄人的本事,亲亲抱抱认个错,偏他周九良还照单全收,这摸肚子的习惯就一直延续下去了。

转眼日历一天一天翻过去,九良的肚子也跟着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大,已经六个月了。七队轮转去黑龙江演出,孟鹤堂自然要去,也算带着周九良和孩子回家让爸妈看看。两个人一直在北京,这还是周九良怀孕之后第一次去孟鹤堂家里。孟鹤堂家原先和黑龙江德云社并不近,从前去演出也不能回家,得空一天回家看看爸妈,还得开车来回倒腾。后来孟鹤堂为了以后回去演出能回去陪陪爸妈,索性买了套房子,把家里老房子的东西都搬了过来。

孟鹤堂白天演出不在家,只有周九良和孟鹤堂爸妈在家待着。孟妈妈一直对九良很好,可这次毕竟不一样了,更是无微不至,倒闹得九良有点不好意思。

家里孟鹤堂的屋子并不常住,但是很干净,看得出来经常打扫,还放着几张孟鹤堂小时候和最近演出的照片。周九良闲来无事就翻看孟鹤堂的照片,给他翻出一张孟鹤堂刚出生不久的照片,好像是满月照。他的手抚过照片上的眉眼,小家伙被爸爸妈妈抱在怀里,呆呆地看着镜头,真是眼睛从小就那么大,突然想到什么,他拿出了上次产检的超声照片,这次回来特地打算给孟妈妈和孟爸爸看的,忽然觉得孩子眼睛挺大的。

孩子如果像你真的再好不过了,因为看到他就会想起你。

在家里待得长毛的九良打算找点事情做。那天两个人躺在床上,九良侧躺着看着孟鹤堂“孟哥,我明天和你一起去社里吧”“太冷了,晚上太晚了”孟鹤堂有一百个理由让他待在家里,“那我自己回来”孟鹤堂在他肚子上摸了一下“你现在又不能开车,晚上坐地铁多冷啊”周九良见他不答应,打开了他的手“怎么了这是”孟鹤堂放下手机,把人搂进了怀里“家里待腻了?”九良撇过头不理他,低着头手在肚子上打转“那明天返场的时候你唱个歌吧”九良听了这话,索性给他一个肘击“你这埋汰我呢”“我哪敢啊,你弹弦,我唱歌得了吧”孟鹤堂捂着胸口“你这谋杀亲夫呢”“你活该,既然你让我去弹弦,我就勉为其难答应了吧。”说着扯过被子闭上眼睛就要睡了,“我都答应了,你还不得给我点报酬”孟鹤堂的手在被子里轻轻摸着他的腰,“你干嘛”长久没有亲密接触,这一下撩拨就有点动情,扭了扭身子“要报酬啊”孟鹤堂笑着吻上他的唇。

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可爱们,如果喜欢请给我一个小红心还有一个小蓝手吧!

期待评论么么哒

【堂良】突然发情(05)

目录

http://qingyandewuming.lofter.com/post/1d0ad27e_eecce854

这不是辆车对不起了小可爱o(╥﹏╥)o我尽力开车吧

希望喜欢我的小天使们可以给我小红心和小蓝手(๑′ᴗ‵๑)I Lᵒᵛᵉᵧₒᵤ❤

期待评论哦么么哒

等着周九良闲了下来,没有事情做的时候,小崽子大概想给他找点事情做,怀孕的各种症状都冒了出来。孕吐是逃不过去的,周九良闻着一些气味就胃里难受,捂着嘴干呕几声算是轻的,再严重了捂着嘴就往厕所跑。

第一次见得时候孟鹤堂着实吓了一跳,赶紧追上去,就看见周九良跪在卫生间里扒拉着马桶吐得那叫个撕心裂肺。好嘛,刚吃下点东西全吐完了,孟鹤堂忙把人抱起来搂在怀里,安抚地摸着后背。“好点了吗?”看着周九良通红的眼角,还挂着基底生理盐水,孟鹤堂忙把人扶出来坐在沙发上,递了一杯水“漱漱口,缓一缓。”孟鹤堂抱着周九良让他缓缓,思来想去还是不行,拍了下大腿,刚缓过神的九良被他吓了一跳“怎么了孟哥?你这是按到开关了?”

孟鹤堂呼噜一下九良头上的小软毛“说什么呢你,我觉得还是要打个电话给我妈问问怎么办”周九良实力拒绝,“别了吧,怀孕不都这个样,就你大惊小怪,怪不好意思的”孟鹤堂低头看了他一眼“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这么吃不下东西再饿坏了我儿子。”

周九良打了一下孟鹤堂的胸口,“好嘛,孟鹤堂你就成天想着你儿子,这日子没法过了。”孟鹤堂捂着胸口“你这是谋杀亲夫啊,让你少和大林一块玩,这撒泼的劲儿都学会了”“是谁和云雷哥一起玩的多?!你还好意思说我。”

得了,这话题是越来越偏了。孟鹤堂赶紧抱着撒泼的九良哄“我这不是担心你嘛,你看看你,怀个孕还瘦了”趁机摸了摸软软的肚子,“你亏不亏心,这肚子上的肉还不够呢”周九良被他摸得舒服了,在他怀里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窝着“这都是小崽子的肉,生了就掉了。”

九良有点困了也懒得再和他唠叨,“得了,我说不过您。”孟鹤堂看他困了,眼睛一眨一眨的要闭上,扶着他站起来“乖,去床上睡,你现在我可抱不动。”周九良一边打着哈欠往卧室走,一边不忘怼人“刚还说我瘦了。”

果然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虽然说周九良坚持这是正常反应过去就得了,孟鹤堂还是好好给两位妈妈打了电话,咨询了办法,自从那以后孟鹤堂就只敢合着他家宝贝的口味做饭,希望可以至少缓解一点孕吐。

那几天孟鹤堂也不让九良在后台待着,有时候没场子休息的时候,两个人来逛逛,抽查抽查业务也算是散步了,到了饭点就走。因为师兄弟们单身的多,再加上午场结束个个都累得瘫在后台,谁也不愿意动弹,所以叫外卖成了后台的标配。

从前周九良和孟鹤堂也是这样凑合着就行了,自从周九良怀孕之后,闻不了那些外卖的杂味,孟鹤堂即使有场子也总是赶着下了午场就回家做饭。

总是紧赶慢赶,时常有来不及的时候,这不是下了场都将近五点半了,晚上的场七点半就要开始。孟鹤堂刚回家就做饭,有时候做完了也来不及吃,就得往回赶,九良心疼孟鹤堂,他怀个孕,孟鹤堂都累瘦了,从前减不下来的肥,总算是找到了办法。周九良虽然再三强调自己好歹也能做饭,只不过没孟鹤堂做的好吃,让他不用老是着急忙慌往回赶,但是统统被驳回了。

这天孟鹤堂下了场又急着回家,打算换个衣服就出门,先让九良去买菜等自己回家做。孟鹤堂想着一边摸出手机,一边打开了门,通道里吵吵嚷嚷的,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他打开了门,就看见周九良和秦霄贤一起走了进来,“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在家等着吗?”看见他手里拎着大包小包的,赶紧接过来递给了秦霄贤,顺便把人拉进屋里。秦霄贤手里也拎满了东西,也不敢反抗,好歹他队长也刚放了他的假,我忍,老秦不哭,老秦露出了一个苦涩的微笑。

“这什么东西,”孟鹤堂看着桌上的外卖,让人分了去吃饭,看着周九良拿出一个保温袋,献宝似的掏出一个饭盒“我这可是专程来给你送饭,你尝尝。”

孟鹤堂接过饭盒,也没急着吃“你吃了没?”周九良一边催促他快尝尝,一边摇头“刚做好就拿过来了,还没来得及吃,你快尝尝。”

孟鹤堂吃了一口虽然卖相不大好,味道真的算是不错,“怎么样?”周九良一脸的等待夸奖,“好吃,你尝尝”孟鹤堂夹了一口喂他,周九良就着他的手吃了一口,“那你也不看看谁做的。”

吃外卖的众师兄弟表示:呵呵,队长你高兴就好。这外卖怎么吃着这么像狗粮呢。


【堂良】突然发情(04)

目录http://qingyandewuming.lofter.com/post/1d0ad27e_eecce854

突然被屏蔽了,然而也没有车,就是带了一点小颜色的描写

希望大家可以喜欢,喜欢的可以给我小红心,和小蓝手

期待评论和关注哦么么哒,突然200粉了,爱你们哦 (づ ̄3 ̄)づ╭❤~

所以这次的文很粗长啦O(∩_∩)O

全文走链接https://weibo.com/5015359911/GrJ6Pifwv?from=page_1005055015359911_profile&wvr=6&mod=weibotime

 

【堂良】突然发情

 

补一发设定,你们的小红心和小蓝手,是我最好的燃油!o(* ̄︶ ̄*)o

 

第一发,开头发车

 

http://qingyandewuming.lofter.com/post/1d0ad27e_eeb8010f

 

第二发,小先生有了,这速度也是没谁了(捂脸)

 

http://qingyandewuming.lofter.com/post/1d0ad27e_eec6b4ae

 

第三发,一起走过的日子虽然有磕磕盼盼,有你就好

 

http://qingyandewuming.lofter.com/post/1d0ad27e_eecd2ee5

 

第四发,不管什么性别,只要你就好

 

http://qingyandewuming.lofter.com/post/1d0ad27e_eeec077a

 

第五发,男人果然都是大猪蹄子(孕吐)

 

http://qingyandewuming.lofter.com/post/1d0ad27e_ef0374d6

 

第六发,孩子如果像你真的再好不过了,因为看到他就会想起你。

 

http://qingyandewuming.lofter.com/post/1d0ad27e_ef1b1166

 

第七发,以后的日子还很长呢

 

http://qingyandewuming.lofter.com/post/1d0ad27e_ef2c96fd

 

第八发(结局啦)因为我是这样渴望幸福,所以我希望你们幸福

http://qingyandewuming.lofter.com/post/1d0ad27e_12af1e234

【堂良】突然发情ABO(03)

第一发,上车啦

http://qingyandewuming.lofter.com/post/1d0ad27e_eeb8010f

第二发,小先生有了

http://qingyandewuming.lofter.com/post/1d0ad27e_eec6b4ae

喜欢的宝贝们给我小红心和小蓝手哦(๑′ᴗ‵๑)I Lᵒᵛᵉᵧₒᵤ❤

欢迎评论!

自从九良怀孕之后,孟鹤堂就真的被架空了,全队都对九良是惟命是从。九良也乐得看着秦霄贤在孟鹤堂以不给他放假去和小梅约会的威胁下,鞍前马后地伺候他。“老秦,给我拿下水杯!”“老秦,去拿外卖”老秦委屈,可老秦更想小梅。

小院子厂子都排在下午和晚上,演完也就九点十点了,再折腾折腾真的能睡到床上,是早不了十二点一点的。两个人好久没有回归小剧场,前段时间都在跑商演,返场的观众太热情,两个人接着反了三次,下头哄笑声也一点不减。孟鹤堂虽然高兴,也心疼身边偷偷背过身,装作咳嗽,打了个哈欠的人,借着话头让他那边凑,在桌子底下摸了摸九良的腰。周九良虽然困了,还是笑着没了眼睛,手里拿着扇子在孟鹤堂手上轻轻打了一下,无声地安抚着。

明明比人家大了六七岁,还是总要人哄着。

周九良虽然在嘴上埋怨,心里却想吃了蜜一样甜。

周九良今天高兴也就唱了一段竹板书,哄得观众老爷开了心也就散了。刚一下了下场门,孟鹤堂就搂住了周九良的腰身:“困了吧?”周九良放松了身子靠在他身上,虽然眼睛直直往下眨,嘴上还是不饶人“让你和我去健身,你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就您这小身板可抱不住我”孟鹤堂也不恼,在他腰上的软肉上掐了一下,扶着的手还是没松了劲“那爷不照样压你”周九良就爱他这服样子,就像在台上嘚瑟的样子,摇了摇头发,单个的耳钉在灯光的反射下亮的晃眼,可更勾人的是那双招子,直叫人在里头丢了魂,迷了路,不愿意出来。

原本散了场,大家都要一起聚一聚,吃个夜宵。自从周九良怀孕之后,两个人也不去了,所以前面演的没什么事散了场就准备走了,后台乱哄哄的,周九良凑过去在他唇上飞快的咬了一口,就想从他怀里出去。没想到孟鹤堂含着他的唇,把他拉了回来,抵在了墙上,就把舌头探了进去,勾着周九良的唇就亲了起来,灵活的舌头在空腔内探索者,掠夺着每一寸空间。周九良被他亲的软了腰,想着在后台人来来往往的,怕被人看见,推了推身上的人,“孟哥,被人看见了”刚刚分开两人都气息不稳,孟鹤堂笑着在他嘴上又亲了一口,释放出百花的味道安抚着自己的Omega,才放开他,走进后台去收拾东西。说是收拾东西,孟鹤堂看他实在是累了,只让他脱了大褂,坐在沙发上等他,自己快速地整理好东西早点回家。

上了车,周九良还是撑不住睡着了,孟鹤堂专心开着车,也不去闹周九良让他好好休息。遇到个红绿灯才停下来,孟鹤堂转头看着红红绿绿的光晃在周九良脸上,他伸出手摸了摸周九良因为怀孕变得柔软的肚子,勾起嘴角,满足的笑了。周九良睡得熟,到了家也没有醒,孟鹤堂舍不得叫醒他,想等他自己醒来,可是眼看着就快要三点了,还是轻轻摇了摇九良“九良醒醒,回家睡吧”周九良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呢喃了一句“孟哥,到了?”“到了,回去吧”

大概是周九良年纪还小,身体素质好,四个月显怀之前没怎么难受,除了肚子大了起来之后,同时消失的还有九良刚练起来的,初现雏形的腹肌。到了四个月,穿着修身的大褂也能隐约看得出来了,好在德云社大肚子的不少,可要么是年轻胖乎乎,还有中年发福的,德云社像秦霄贤和梅九亮这样瘦的像个杆似的虽然有,但是也不多,就那几个年纪轻轻,要么天生丽质,要么减了肥,一个个帅的像个小鲜肉。九良虽然原来也算是减肥成功的好例子,减肥之后增添了不少少年气息。九良看上去胖了一些又像了从前软软的样子,也影响不了演出。只是孟鹤堂心疼九良挺着肚子站这么久,回了家就喊腰酸腰疼,说出去也不知道是谁腰上有伤。所以孟鹤堂坚决要求周九良要休息了,可孟鹤堂刚刚开始红了起来,正处在上升期,周九良怎么也不愿意自己拖累了他。意见不合免不了吵一架,原来吵一架也就是了,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可现在情况特殊,孟鹤堂现在对周九良是捧在手里怕冷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舍不得吵,那只能冷战了。Omega虽然对alpha有天生的服从,可我们周九良毕竟十七岁就跟了孟鹤堂,也不怕他,想放脸子的时候毫不犹豫。对于这一点,老秦表示十分佩服,不过也就只有他了,敢带着他们七队集体架空队长。

他们两个人冷战可苦了秦霄贤,周九良不愿意找孟鹤堂帮忙的事都扔给了秦霄贤。这天秦霄贤刚坐下又听见祖宗的召唤,咬了咬牙,得,为了能去看梅梅,我忍。“爷,您这次又要小的伺候点什么”,秦霄贤不敢耽搁走到了周九良跟前。周九良笑的眼睛都要没了,“来,咱们晚上去吃饭吧”“别别别,祖宗,孟哥又哪里惹你了”秦霄贤赶紧躲开了一些“你就别祸害我了”“别介,我这不是看你这几天诚心伺候爷嘛,想谢谢你”

最后秦霄贤还是抱着人道主义,晚上散了场和周九良去吃夜宵,出门前不忘了给孟鹤堂打了个招呼,让他来接人。菜刚上齐,孟鹤堂就来了,一脸不悦的alpha站在桌子边,散发出百花味的压抑。周九良没来不打算理会他,可那紫罗兰的香气还是被百花味勾了出来,他坐立不安起来,这该死的天生的服从性。“还真会挑时候”秦霄贤现在可不敢说,还没吃刚想放下筷子站起来走。就听见孟鹤堂说了句“你好好吃,我请了”就拉起全身微微颤抖的九良站起来走了。

第二天秦霄贤收到一条来此孟鹤堂的微信,批了他几天假去和小梅聚一聚。笑的一脸傻样的老秦,(据某位视频中的不愿意透露真实姓名的梅姓知情人士)忘记了周九良对他的无良压迫。

最后当然是两个人各退一步,周九良不再要按时上台。等孟鹤堂有场了还是来后台,实在无聊了就弹弹三弦。

一起走过的日子虽然有磕磕碰碰,但是有你就好

喜欢的请给我小红心和小蓝手哦

比心心